新闻资讯

金融案例

接手韦博英语的立德教育停止运营!学员上课一波三折,如今……

来源:互联网添加时间:2020/03/29 点击:

近日,有学员家长向半岛都市报反映,“韦博英语”再度停课了!自己花费近3万元报名的课程,又一次面临无课可上,无钱可退、无人可找的尴尬局面。

去年10月底,青岛韦博语言专修学校(以下简称韦博英语)停止经营,青岛根润立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立德教育)接管了韦博英语的教学团队和课程体系,并更名为“立德教育”。按照约定,立德教育保证原学员课程课时保持不变,但不承担退费责任,绝大部分学员转入了新的教育机构。但如今,立德教育也面临经营困难问题,刚刚复课的学员们将再度“失学”。

对此,半岛记者向立德教育进行求证,立德方面坦承,学校经营不善,前期投入巨大,再加上现如今疫情的影响,实在是难以支撑。“立德教育已经停止经营,目前正在与商场商谈撤铺事宜。”立德教育负责人说。

2020年1月初,于女士孩子的英语老师通过微信告诉她,自己已经从立德教育离职,以后没机会再给孩子上课了。“孩子刚适应你就走了,好惋惜!”于女士有些不舍得这位老师,并向其询问离职原因。这位离职的老师却告诉她,学校的经营可能出现了问题。

于女士在孩子的课外学习班方面一直十分慎重,她前前后后考察了很久,经过精挑细选,考虑到韦博英语是个老品牌,在师资、课程软件等方面都非常优秀,且CBD万达校区离家很近,因此选择了这一家。“我觉得我选择了一家最老牌的、最贵的、最好的(机构),肯定有保障,却没想到掉进了一个大坑。”于女士又气愤又郁闷。

2019年8月,于女士给孩子在韦博英语报了名,花费近3万,从10月中旬开始,于女士的孩子总共上了6周的课程,共12节课,期间经历了韦博英语倒闭、家长堵门求退款、新老板接手等一系列波折,本以为一切都在变好,孩子的课可以正常进行下去,谁知12月底又一次横生变故。

“上了6个星期的课,前一半是韦博给上的,后一半是立德给上的,现在课又停了,孩子上个辅导班怎么就这么波折!”于女士说,对接的客服告诉她,再复课的话可能每月还要再交1800元,“如果是这样,我们还不如再报一个新的培训班。”

于女士告诉记者,过年前自己曾与客服有过沟通,而如今这名客服已经联系不到人。随后,于女士也到CBD万达校区讨要说法,但没有结果。她告诉记者,年前学校还有工作人员在,年后再去便已经没有人了。

2020年3月14日,记者陪同于女士一起来到CBD万达校区,不知是疫情还是其他缘故,这里大门紧锁,里面空无一人,店内地板上还有一些散落的英文报纸,看起来似乎许久没有人来收拾了。萧条的景象让于女士十分担心,年后复课可能希望渺茫。

去年10月,韦博英语在全国范围内爆发了关店潮,北京、上海、成都、深圳等地的韦博英语分店也相继被曝出关门停课的消息。其中,上海总部已经人去楼空,五六百名员工被欠薪;北京6个校区停止运营,3000余名学员退费无门,涉及金额近亿元。在青岛经营了12年的青岛韦博英语,在此次风波中也是独木难支,出现了员工欠薪、学员退费、运营困难的情况。

2019年10月底,立德教育接管了青岛韦博英语,并向原韦博学员提出了接管方案。根据约定,立德教育对原学员的接管计划仅限于学员完成剩余课程的教学,承诺原有的教学团队及课程体系保持不变,但不承担退费责任。经统计,约有85%的原韦博学员接受了此方案,与此同时,原韦博英语的大部分员工也依然坚守岗位。随后,各个校区陆续恢复了正常的教学秩序。

12月底,距离韦博英语改换门面仅仅过去一个月,新的机构却再次出现了问题。不少学员家长表示,孩子的英语课又停了。

2020年1月15日,立德教育召开了家长见面会,负责人向家长们解释了停课的原因。据参会家长回忆,立德教育负责人表示,目前公司运营开支巨大,且有许多员工、老师相继离职,教学活动很难继续下去。同时,还向在场家长发放调查问卷征求意见,希望能每月继续缴纳一些费用,从而维持学校接下来的正常运转。

不少家长感到困惑:“我们已经交过钱了,没道理重新再交一遍,学校的运营,为什么要转嫁到学员身上?”据记者了解,由于家长们意见很大,这笔“复课费”实际并未成功收取。

近日,半岛记者联系到根润立德教育负责人,负责人告诉记者,立德教育已于2月9日停止运营,目前正在跟各个商场商议撤铺事宜。自接手后的三个月来,各方面的原因使得经营的成本、困难程度远远超出预期,而疫情的缘故更是让本就不乐观的经营状况雪上加霜,直至如今无力承担的地步。

该负责人称,虽然大部分家长都接受了接管方案,但仍然有个别家长找到立德教育,向立德教育索要原韦博英语的退费。“我们接手时就声明了立德不承担退费,但还是有些索要退费的家长来门店闹,甚至有人跑到了老师的父母家里去,影响了正常的教学秩序,老师们无法安心教学,过年前后都相继离职了,人员流失严重。”

除此之外,受到疫情的影响,最近所有教育机构都无法开课,招生也陷入了停滞。但是,房租、员工工资还要照开,开支巨大。该负责人透露,自接手后,立德已经投入了700余万元,用于支付此前韦博英语拖欠的员工工资、商铺租金,购买美国戴耐德课程软件等。“接手之初,我们对前期亏损有心理准备,预期是在500万左右,但现在已经超出了这个数字,且情况不仅没有转好,反而急剧恶化,几个月来公司几乎没有进项,入不敷出,实在是无法继续支撑。”

这名负责人还表示,作出停止经营的决定其实自己十分不甘心,年前曾试图寻找新的投资方,但未能如愿,因此不得不放弃。“这里有现成的校区、现成的老师、现成的学员,家长们对韦博的课程体系也非常认可,怎么看都是大有可为的,谁知落得如此,真的是一言难尽。”

老品牌倒闭,新机构踌躇满志,努力了一番之后却同样以失败告终,事情发展到今天这个局面,实在是令人痛惜。然而,摆在人们面前的还有另外一个难题:近两千名学员该怎么办?后续是否有机构来接手安置?如果没有,学员的退费问题又该如何解决?

立德负责人表示,立德接手后新招收的学员共有二三十人,这部分学员的费用立德教育将退还,但原学员的退费,负责人认为应该由原韦博英语来负责。

据了解,韦博英语与立德教育交接后,不存在任何资金和债务上的瓜葛,只负责接管学员的教学服务,不承担退费责任,市教育局工作人员也证实了这一点。

2019年10月底,立德虽打算与学员们签署新的培训服务协议,但协议一些条款的提法并不合理,存在一些争议,因此虽然家长们签了字,但立德方面考虑到要重新修改,因此没有最后盖章确认。

当时的《培训服务协议》中有这样一条条款:“本协议签订生效后,乙方与原青岛韦博语言专修学校的培训合同终止不再履行,甲方承诺确保完成乙方剩余合同和学习时间,不承担乙方在甲方培训期间的任何退费及其他违约责任。”这条条款在当时就曾引起争议,新培训协议的签署也因此搁置。

就此,记者咨询了山东元鼎律师事务所单正国律师,单律师认为,这份合同文本是无效的,退费的事情可能还要找。“权利义务的转让或承接,应该是三方签合同,具体到这个事件中,如果韦博没有签字,那么这个合同文本就是无效的。”单律师说。

一则,立德并没有盖章确认,再者,这份新合同免除了合同相对方(即韦博英语)的权利和义务,如果只有立德教育与消费者签订合同,实质上是擅自将权利和义务转给了另一个公司,法律规定,这种权利义务的转让若未经合同相对方的同意,转让无效。

但与此同时,单律师也进一步指出,虽然合同文本无效,但作为消费者,如果有其他诸如录音录像之类的证据,能够证明对方做出过提供教学服务的口头承诺,这个承诺本身也是具有法律效益的,因此,收集证据和举证也十分关键。

记者通过市教育局民办教育管理处一名工作人员处了解到,教育局已开始对此事展开排查,对于部分学员后续的上课上学问题,目前青岛市以及各区教育局正在商议解决办法,并将引导家长走司法程序解决退费纠纷。

工作人员还向记者透露,疫情对民办教育机构的冲击很大,经过他们多次调研,本次疫情最终可能会导致近两成教育机构难以为继,因此他们也十分担心会发生“卷款跑路”的情况。工作人员表示如果出现此类问题,一定要让其受到法律的制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