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金融案例

我爱好摄影,用影像守望传统文化的根,有情怀的老年生活很快乐

来源:互联网添加时间:2020/04/11 点击:

我叫李苏霞,今年61岁,是一位退休多年的家庭妇女,业余摄影爱好者。我热爱生活、热心公益、热爱大自然,用心用情用镜头记录和定格生活中的美好瞬间,尤其是对于传统文化和民风民俗情有独钟,寻访拍摄古建筑古戏台,整理记录民间文化遗产,聚焦民风民俗,用影像守望传统文化的根。摄影使我的退休生活变得充实而丰富多彩。(李苏霞自述并提供图片,山汉摄影采访整理)

我出生在一个干部家庭,10岁时,母亲在那场历经十年的“动乱”中受到迫害,含冤离世。我被送回老家,过着动荡的生活。后来,勉强上完高中,到了一个企业的“小集体”工作,后又调到一个“大集体”企业工作。恢复高考后,参加考试成绩差14分没有被录取,成为我终身的遗憾。在工厂干到45岁时以特殊岗位办理了退休手续,又到一家私营酒楼打工,一干就是10年。直到女儿结婚生子,我回到家中为女儿照看外孙。(图为幼时的我和家人)

我的前半生,平凡而又平淡,可以说是时代下芸芸众生草根百姓的写照。随着时代的变迁,人们的物质与文化生活有了很大的提高。当数码相机走进千家万户寻常百姓家里的时候,我也被裹挟其中,2014年,我有了属于自己的单反相机,开始自学摄影知识,听摄影讲座,参加摄影俱乐部采风实习,摄影水平逐步提高,摄影作品多次在报刊杂志发表,有的作品获得省市摄影比赛的奖励,入选平遥摄影节参展。

摄影为我平淡的退休生活打开了一扇绚烂的窗口,开阔了眼界,丰富了知识,陶冶了情操。摄影镜头成为我观察世界,感受生活的“第三只眼睛”。我虽然生在城市,但从小在农村老家的时间较多,对于乡村民风民俗有一种特别的亲切感。我喜欢用相机对准自己难忘的乡村景象和风土人情,去拍摄记录钟爱的古村落、古建筑和民间艺术、民间手工艺等非物质文化遗产。

我们山西省素有“五千年文明看山西”的美誉,保留了自唐代以来大量精美的古建筑。山西又是历史悠久的戏曲之乡,演戏的戏台,遍布城乡,几乎村村都有,现存的古戏台数量位居全国前列,成为山西古建筑的重要内容。2015年,为了参加全国古建筑摄影大赛,我和摄友一行三人在太原市阳曲县走访村落的过程中发现,很多村子的古戏台年久失修,面临着消失的危险。我们一致决定,对阳曲县的古戏台来一次全面的“抢救式拍摄”。

阳曲县地处太原北部忻州与晋中盆地间的脊梁地带,号称太原北大门。1999年的阳曲县县志上记载,全县有古戏台60个,我们按照记录去拍时,却只找到了40个戏台,说明至少有20个戏台已经消失了。惋惜之余,更坚定了我们把抢救式拍摄古戏台做下去的决心和紧迫性。我的拍摄搭档,孙树昆和慕振华两位老师也都是退休的老同志,年龄都比我大。共同的爱好和摄影理念使我们走到一起,来做这件有意义的事情。图为我们三人在寻访古戏台途中。

所谓“抢救式拍摄”,就是全面系统详细地对阳曲县境内的所有现存古戏台进行寻访摸底记录。这是一项繁杂耗时的事情,开始没有任何人力物力的支持,纯粹是我们作为一个爱好者的自发个人行为。当时我们虽然都退休了,但我要带外孙,两位搭档也都在继续打工发挥余热,我们只能在星期天相约出去拍摄。图为我们在拍摄过程中对古戏台进行建筑数据的采集,这样的工作是我们抢救式拍摄的必不可少的环节。

为了拍摄古戏台, 我们深入阳曲县的偏僻山村,风餐露宿,经历了许许多多困难, 有 一次拍摄正值酷暑,我们一路奔波顾不上吃饭,到达目的地准备拍摄,我就中暑晕倒了;还有一次寻访中道路崎岖难行,一路尽是河滩石头路,把我们车辆的前后保险杠都碰坏了。历时两年多,我们的足迹踏遍阳曲县的10个乡镇、200多个村庄,不仅拍完了现存资料记载的古戏台,还寻访发现了一些的没有记载的古戏台,共计达93个。

我们拍摄古戏台的事情在媒体报道后,引起了当地政府关注,时任阳曲县县长、现任阳曲县县委书记裴耀军,专门召集县文化局等单位,与我们三位拍摄者沟通交流,对于我们的拍摄给予肯定和鼓励,共同研究制定古戏台摄影作品的价值转化和古戏台的保护,为我们完成这次抢救性拍摄古戏台进一步创造了条件。

2019年3月19日,由阳曲县委、政府主办,阳曲县委宣传部、文化和旅游局承办的“三晋首邑——阳曲县古戏台”摄影展,在太原美术馆隆重开幕。展览共展出我们拍摄的照片120幅,分“戏台风貌”“乡土民情”“历史记忆”三个篇章,全面展示了阳曲县的古戏台及其蕴含的传统文化魅力。同时,凝聚着我们三人拍摄考察整理成果的《三晋首邑——阳曲古戏台》书籍也出版发行。有关部门的领导专家到场高度评价,文化和摄影爱好者纷纷前来参观。

一个摄影爱好者自发的拍摄行为,到后来成为当地的一件文化盛事,办展览、出书籍,我们还获得了一定的奖励,这是我们始料未及的。另外,新的阳曲县志正在修订中,我们拍摄的古戏台资料经过专业论证之后,将被增补编撰进县志里。有些古戏台经过我们的发现和拍摄记录,已经列入保护修葺的计划。用摄影的力量推动文化的传承与发展,非常感谢当地领导的远近卓识和大力支持。

拍摄古戏台,也促使我学习中国传统文化,通过学习相关的专业知识,加深对拍摄对象的理解,进一步提高文化素养。中国历史文化博大精深,在时光流逝中,保护与承载刻不容缓,是我们每一个炎黄子孙的责任与义务。为传统文化存照,留下珍贵的史料和记载,我这个退休多年的家庭妇女还能为社会做这样有意义的事情,感到很欣慰和自豪。

说实话,我玩摄影的初衷,不过是为了有个爱好,丰富自己的老年生活。随着不断的学习和摄影实践,我体会到,摄影改变了我的生活方式,让我懂得了观察捕捉生活中的真、善、美,促使我学习掌握更多的文化知识。摄影不仅可以赏心悦目,自我娱乐;还可以陶冶情操,提高素质;更可以观察记录社会,传承弘扬文化。

我的老家是山西省左权县,县城南街钟鼓楼旁的“中央庙疙廊”,留下我儿时太多的牵挂和回忆、那里长眠着离开我五十载的娘亲、有抚养我长大梦魂牵绕的奶奶。左权县是全国有名的“民间艺术之乡”,历史悠久,民风民俗文化底蕴丰厚。少儿时代在老家的耳濡目染,铸就了我的乡土情结,喜欢摄影后,家乡就成为我相机重点关注的地方,是我摄影创作的源泉。

一曲曲原汁原味原生态的左权民歌和舞姿造型优美、扇法精妙多变的小花戏,是左权民间艺术的两朵奇葩,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流传广泛,百姓喜闻乐见。我的小叔就是一位地地道道的民歌、花戏高手。我常跟着奶奶去看小花戏、听“开花调”(民歌),在这样氛围里长大,早就种下里热爱的种子。现在,这个热爱的种子与摄影相遇,成为茁壮成长的动力,激励我不断的去拍摄、去记录、去宣传。

在左权民歌“和“小花戏”的民间艺术海洋里,涌现出了山西民歌皇后刘改鱼、全国歌王石占明、歌仙刘海平以及小花戏著名传承人李明珍等杰出代表,他们来自于民间,扎根在乡土,汲取营养,创新提高,使左权民歌和小花戏享誉海内外。我的相机镜头对准他们,跟随他们去乡间采风,记录下民间文化艺术的广阔田野和生生不息。图中上为采风中与歌王占明合影,下图为我随同民歌歌仙刘海平(图中左5)在乡村采风。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左权还有一个“盲人宣传队”,至今走已有80多年历史,代代相传,常年行走在乡间田野,以流浪卖唱为生。盲艺人们口传心授,是当代的“阿炳”。他们不向悲惨命运低头,顽强不息向天而歌的奋斗精神感天动地,他们扎根大地和民间,传承中国优秀的音乐文化的事迹令人感慨。当我把相机对准他们的时候,胸中涌动的是深深的怜惜和敬佩,我要随着这些盲艺人的脚步不停地为他们留影立传。图为盲人宣传队正在演出。

我已经步入老年人的行列,身体健康,生活无忧,如何把老年生活过得幸福快乐?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理解和追求,广场舞、模特步,五花八门,各得其乐。而我更愿意做一个影像纪录者。我爱好摄影,用影像守望传统文化的根,这就是我的摄影情怀。而有情怀的老年生活,会使人很快乐!图为我拍摄的山西民间手工艺术布老虎(将军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