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金融案例

北京新发地发现新冠病毒,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对比,存在三大疑点

来源:互联网添加时间:2020/07/03 点击:

引言:北京新发地农产品市场发现新冠病毒,除了我们需要及时排查控制疫情之外,或许我们还应该再深入分析这次发现的病毒存在的三大疑点?或许真相即将来临。(全文约3000字,阅读约需5分钟)

6月11日,北京市政府新闻发布会通报了一起不同寻常的病例,北京发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确诊的患者唐某某,男性,今年52岁,是北京本地人,他住在西城区月坛街道西便门东大街,最近两周都没有出京史,也没有外来人员密切接触史。那么唐某某是如何感染的呢?

这6人之中,丰台的2人都是中国肉类食品综合研究中心员工,其中一人刘某某,5月29日曾去青岛出差。

官方通报显示,刘某某与北京市西城区确诊的病例唐某某,在北京新发地菜市场有过交集。

从目前的公开信息来看,尚没有病例早于6月3日出入新发地,但是,唐某某可能并不一定是这次疫情最先感染新冠病毒的人。

6月15日晚,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接受央视采访表示,这次疫情的第一例病例是在6月6号发病,6月13号报告的一例病例是在6月5日发病。

按照之前所了解的新冠肺炎病毒的潜伏期计算,最短7天,最长可达14天至1个月,目由此可以推算,这次最早感染者可能出现在5月底,甚至可能更早。

目前所报道的新冠病毒,2019年底被发现是在武汉华南海鲜市场,而这次北京发现的病毒是在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为什么两次病毒出现的地方都是农贸市场?

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发现的新冠病毒到目前为止,只是找出了病毒的宿主可能来自蝙蝠,而中间宿主到底是谁,却迟迟没有答案。

其间有传出中间宿主可能是穿山甲,因为从穿山甲中分离出的毒株与正在人群中流行的新冠毒株相似度达99%,由此认为穿山甲可能是中间宿主。蝙蝠将新冠病毒带给了中间宿主穿山甲,穿山甲通过华南海鲜市场带给了人类。

但是,这其中有一个问题,穿山甲被视为野味,有人惦记着穿山甲坚硬盔甲下的嫩肉,有需求就有利润,有买卖就有伤害,既然有人想吃,那么自然就有人会去抓,所以那些抓穿山甲的人把新冠病毒带给了人类。事实的真相果真如此吗?

如果真的是穿山甲带来的病毒,那么抓穿山甲的人是否也感染了病毒呢?抓穿山甲的人的身份都查清楚了吗?

既然这次新冠病毒可以通过接触、飞沫以及气溶胶传播,那么抓穿山甲的人从山里到华南海鲜市场这段路程中也应该造成病毒传播,那么为什么在华南海鲜市场之外没有最先发现病毒?为什么售卖穿山甲的人在这段路程中能如此安全地没有造成病毒传播?这个疑点如何解释?

我们再来看北京这次发现的病毒,同样也是农贸市场。为什么都是农贸市场呢?这是有一个很大的疑点。

我们现在人类已知的冠状病毒分为四类,α-冠状病毒、β-冠状病毒、γ-冠状病毒、δ-冠状病毒,具体的分类大家可以去了解一下专业的论文。

这里简单给大家介绍一下,家里的猫狗宠物容易感染α-冠状病毒,而人类容易感染β-冠状病毒,水里的鱼容易感染γ-冠状病毒、禽类则容易感染δ-冠状病毒,这四类冠状病毒之间还没有发现可以跨界的冠状病毒。

说得更直白一点,三文鱼如果感染了冠状病毒,那么它身上的冠状病毒是不可能传染给人类。如果它身上发现了可以感染人类的新冠病毒,那么这个病毒一定不是新冠病毒自己跑到三文鱼身上的。因为新冠病毒的宿主是哺乳类动物,而绝不是鱼类。

据法新社报道,当地时间6月19日,在世卫组织举行的新冠肺炎例行发布会上, 世卫组织卫生紧急项目技术主管玛丽亚·范·科霍夫表示,北京出现的新冠病毒的基因序列已被上传分享,显示与欧洲新冠毒株密切相关。

在全球冠状病毒的进化架构中,和这3个北京的新冠病毒序列最接近的为来自捷克、中国台湾、希腊和葡萄牙的新冠序列。按地区分布来看,在亚洲冠状病毒的进化架构中,北京的序列和来自捷克、中国台湾、丹麦、哥伦比亚、以色列和奥地利的序列很接近。在欧洲冠状病毒的进化架构中,北京的序列和来自捷克、丹麦等许多欧洲国家的序列很接近,其中和来自葡萄牙和瑞典的基因序列只相差1个突变。

我们把武汉和北京出现的疫情结合起来看,不妨做一个分析,假想一下是否存在这种可能。

武汉位于中部,国家未来战略发展城市之一,这里的人口1100多万,曾经的九省通衢,每天南来北往有大量的人口流动。而每天人们都要去的地方就是菜市场,因为每天都要吃饭,自然会有很多人从这里进出,最重要的一点是便于隐藏病毒。

因为冠状病毒必须要有宿主,不可能凭空出现,而农贸市场有各种野味和家禽,自然可以隐藏病毒是动物身上携带的,而不是人为投放的。试想一下,如果这个病毒是在一所宾馆出现,或是一所学校出现,那么立刻会引起怀疑,这是有人搞鬼。

但是在农贸市场出现,则有很高的隐藏性,没有人怀疑这是人为导致,而只会认为有人不小心将携带病毒的野味带进了菜市场导致。

但是,我们忽略了之前提到的重要疑点,如果新冠病毒是携带病毒的野味带来的,那么在进入华南海鲜市场的这段路上为什么没有人感染?

既然农贸市场具有绝佳的投放效果,又有极好的隐蔽性,那么华南海鲜市场无疑是一个绝佳的投放地,因为它是华中地区规模最大的集海鲜、冰鲜、水产、干货等为一体的水产批发市场。

我们再来看北京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这里主要经营蔬菜、果品、种子、粮油、肉类、水产、副食、调料、禽蛋、茶叶等农副产品,是一处以蔬菜、果品、肉类批发为龙头的国家级农产品中心批发市场,也就是说这里依然存在病毒极好的隐藏性。

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现有固定摊位5526个、定点客户8000多家,日均车流量3万多辆次、客流量5万多人次,这又具备了病毒极好的传播性。

对比武汉的华南海鲜市场,北京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也具备这两个条件:病毒隐藏性和人群传播性。

如果这个分析推理接近事实真相的话,那么幕后主使可能将在北京新发地遭遇滑铁卢,因为他们在这里露出了马脚。

既然是在三文鱼的案板上发现了病毒,那么这个案板的摊主是谁,他附近的几个摊主又是谁,不妨调查一下。另外调取他们摊位附近的监控录像查看,再了解一下这些摊主最近一两个月的经营活动和活动范围,接触过哪些人。

即使这样做可能没有任何线索,但也值得尝试一下,因为三文鱼携带新冠病毒是一个明显的马脚,我们只需要去找对破解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