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公司新闻

基金经理投资笔记︱如何挖掘科技股的“白马蓝筹”

来源:互联网添加时间:2020/06/18 点击:

统计中信29个一级行业近一年的涨跌幅,电子行业以53.02%的平均涨幅拔得头筹。特别是从基金发行热度来看,尤以半导体、芯片、云服务等具备明显科技属性的行业获得了投资者的广泛关注。

本篇投资笔记讨论如何挖掘科技股的“白马蓝筹”,主要从选股维度和布局节奏两个角度出发,首先谈一下科技股的选股维度。

中国经济在经过改革开发40年的腾飞之后,经济体量已经稳居全球第二位,诸多领域已经出现较多具有一定收入规模和行业影响力的龙头企业。比如我们看目前科技领域执牛耳的公司,大都经历了10年以上发展历史,这些龙头企业的地位往往愈发稳固,小微型的初创公司往往很少逆袭。原因主要有两方面:一是在赛道卡位上,除了模式创新,技术创新领域目前基本上各个技术领域龙头企业都已经完成了布局;二是人才吸引力,初创企业在没有持续融资的基础上,往往承受着巨大的运营成本压力。

行业龙头也不完全是唯市值论,更关注是否是国内相关领域的第一梯队,是否在国际上有一定竞争力。诚然,按照行业龙头严格筛选的标的在A股相对较少,但可喜的是,A股自2016年IPO常态化以来,特别是科创板的设立,市场涌现出一批质地不错的科技股。比如目前中国大陆IC设计公司前10名基本已经在A股上市。

这个维度见仁见智,比如看公司业务所处领域的赛道,行业的天花板,行业进入门槛和技术壁垒,或者看公司业务模式等方面。举个例子,模拟芯片设计具备了足够的稀缺性,行业增速高于半导体增速,公司芯片设计取决于成熟的经验工程师持之以恒的研发,每过一年公司的产品种类和经验积累就更胜一年。借用郭广昌谈企业经营时候说的一句话,“做对的事、做难的事、做需要经验积累的事”。反观A股,近些年涌现的涨幅靠前的科技股,无不是具备稀缺性。

这个维度主要是考察公司的业务在可预期的时间内(比如2到3年)是否具有爆发力。一般考虑两个指标——营业收入的预期增速和公司的研发强度。大到国家的经济转型,小到公司的腾飞无一不是靠研发的累计投入。

第四个判断标准偏感性的认识,在科技型企业,企业家的战略、执行力和个人魅力往往会带来不一样的变化,比较典型代表是乔布斯和马斯克。

首先,科技股的整体估值受市场整体估值水平变化的影响,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而且科技股受流动性和贴现率的影响显著大于其他版块,呈现比较明显的高贝塔属性。

其次,科技股独立性取决于在估值体系的构建上,显著区别于传统行业的个股,即一般不适用传统行业的PB-ROE框架,目前更多的选取锚定的策略,比较典型的云计算领域的SaaS类型的软件股,基本上借鉴了美股同行业公司的估值方法,用PS估值。

当然,A股又具备一定的特殊性,也不能完全借鉴海外的估值方式,在某些领域具备自身独特的估值方法。半导体行业比较大,以芯片设计为例,市场情绪和政治层面对估值的影响是非常大的。

一般产业周期到达拐点的时候是最佳的布局时机,比如半导体行业可以参照北美半导体设备制造商出货金额来判断。这个判断可以通过多种渠道获得,比如公司研究部门的研究支持、 第三方咨询机构和产业专家意见、上市公司的调研和产业链调研相互交叉验证。

公司层面的预期差,其实是诸多领域标的的超额收益来源,又不仅仅存在于科技版块,主要是在盈利预测方面,或者是在特定情绪下股价过激反应时,更多的根据个股自下而上来判断,也没有一定之规。

风险提示:基金有风险,投资需谨慎。历史业绩不对未来表现构成任何保证。文中观点不对未来市场走势构成任何保证。

董季周先生:金融学硕士,证券从业时间7年。曾任职于圆信永丰基金,2015年4月加入泰信基金,先后担任研究员、基金经理助理、基金经理。持仓风格鲜明,擅长科技股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