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公司新闻

大公司的小卧底,创造了一个商业奇迹

来源:互联网添加时间:2020/06/30 点击:

有一回出国,朋友带着我,去一家公司谈事儿,我头回去,也不知道深浅,傻了吧唧的,自带了一瓶矿泉水,好家伙,对方公司之所以让我把塑料纸撕掉,是在检查,被遮挡的部分,有没有安装录影设备,是,对方公司的主营业务确实机密性比较高,但,我天哪,我也得会啊。太草木皆兵了吧。后来听朋友说,他们被这招儿坑过,所以现在处处设防。如果有一瓶水,并不是他们公司为你提供的,是你自带的,但是无法彻底通透地看到水的整体,有标签儿挡着,绝对不可以进入公司的机要部门。呵呵,我也不怕你笑话,这是我平生第一次,被人当做商业卧底来检查。如此说来,我是不是应该跑到某个犄角旮旯,偷着乐一会儿啊?

在很多警匪片当中,经常出现卧底办案的情节。很多的电影片段和精彩的对白,你我耳熟能详。但在真实的商业世界,为了杜绝「商业间谍行为」的各种应对策略和手段,已经如此亲疏不分,真让人毛骨悚然。英国某家电视台还曾经专门派了一个卧底,深入亚马逊的某个物流中心,把公司内部的所有用工环境的细节全部拍下来公布与众。看来,卧底这事儿,不存在你防不防守的问题,只是,你要看你的公司,是不是真的有什么商业价值,是不是真的值得人家一卧。

今儿的主人公,这个卧底,在世界知名的一家大公司,卧薪尝胆,苦熬三年,终成大器。他创立的公司,是全球成长速度最快的公司,达到10亿美元的估值,也只用了1年多一点点的时间。今年8月份,H轮,听听,H了都,H轮融资之后的估值,70亿美金。要知道,他的这家公司,成立拢共才5年。

他究竟办了一家什么公司?把他的对手说出来,就能大概勾勒出他的产品画像了。微软是他的竞争对手。因为他们的客户都是企业级用户,用户们都是要依赖他们的产品,来进行日常的工作。Facebook也是他的竞争对手。今年7月,这个卧底跟Atlassian合作,又要在聊天软件上有大作为了。好,拎出来两个竞争对手,我们就知道个大概了,他玩儿的是,办公+社交。以社交手段,社交形式,完成办公协作。

这款产品就是鼎鼎大名的Slack,微软做出来的竞品是Teams,Facebook跟他对抗的竞品是Workplace,之前提过,Snapchat的老大就是FB免费雇佣的产品经理,出什么好东西,FB都要拿过来。收购不成,就抄袭。FB轻车熟路,就在11月9号,FB又推出了一个类似咱们抖音的产品Lasso,想要争取年轻一代。同样的套路,在Slack横空出世之后,Facebook又鼓捣出一款Workplace。说回来,今儿这个卧底,就是这款神仙产品的创始人,出生在加拿大的斯图尔特·巴特菲尔德。

其实仔细扒了一下,现在的独角兽公司,特别牛的公司的创始人,在世界级的大公司里待过的,乏善可陈。这也就突出了巴特菲尔德这个家伙。他曾经卧底雅虎长达三年之久。怎么回事儿呢?

巴特菲尔德2004年的时候啊,弄出一款图片分享工具Flickr,被雅虎盯上了,好,大公司嘛,买!当时2500万美金把Flickr吃进来,可收购合约里还有一条卖身契,巴特菲尔德必须入职雅虎。他后来回忆说,既然要熬三年,既然无论如何都要熬过去,那就别让这段岁月显得太过凄苦,就把自己所有的心思都放在「观察」这个动作上了,好好的去做一回卧底。看看所谓的大公司究竟是个什么样子。

观察的结果,岂是一个「震惊」能够概括的了的。大公司,一说出来,都是很吓人的,尤其是雅虎这种体量的公司,当年正如日中天,但是大公司,同样也有大公司病,外强中干。硬件,看起来确实真的是大公司范儿的,但所有的软件,糟糕的一塌糊涂。公司的内部网,工资系统,福利系统,甚至养老保险制度,设计逻辑都古怪的要命,时间跟踪体系也莫名其妙的复杂繁琐,效率极差。这个卧底,真正的找到了自己,他观察到的,都是大公司的痛点和痒点,所有怨声载道的地方,员工不满的地方,员工「用着、干着」非常不舒服的地方。这一天一天卧下来,结果给他卧出了一套改良机制,卧出了一付专治大公司协作效率差的良药,卧出了连亚马逊都想出资90亿美金买下来,据为己有的Slack。

Slack 计划在2019年上半年进行IPO,就在两天前,在12月8号,已经对外宣布他们会请高盛来做,预期要做个100亿美金。Slack发展速度之快,野心之大,有目共睹。在商业这个大竞技场上啊,就是这样,你呢,别冒头儿,你胆敢冒头儿,胆敢显露一些些锋芒,好了,你就给我等着。微软跟Slack死磕的决心,全世界的人都看的到。Teams也确实越来越具备竞争力了。自己生产竞品还不算完,微软收购一家AI聊天机器人公司,而这家公司制作的产品,Slack正用着呢。你看,要么,我就跟你的敌人联手,要么,我就收购你的服务商或者产品供应商。大企业在商战中的基本玩儿法,万变不离其宗。

但你看Slack有在怕吗?Slack非但没停下来,反而还大踏步进军Linux,他的目标是做一个默认的,「所有」上班族都用的办公聊天工具。你听听,所有上班族,这不是动一动微软的奶酪,而是要满口吞掉微软的奶酪,插一句,Slack曾经竟然在纽约时报上,用正版的篇幅给微软写了一封公开信,气势如虹,无人能挡。微软在办公场景中的统治地位,是容不得你侵犯的。Slack哪儿来的底气?很简单,Slack的掌门人之前做过卧底,世界级的大公司,里面到底是个什么景象,门儿清。行政审批,拖沓漫长,部门之间,勾心斗角,制度设计,怎么绕怎么来,利益集团错综复杂,所以,跟一个大企业进行商战,只要咬住命门,两者的战斗力,真的未必有外人想象的那么悬殊。

再看Facebook,竞品Workplace,今年9月份赶紧悄末声儿地把Workplace搬出了Facebook的门户,为什么?为了减缓企业用户对于「数据安全」的担忧。Facebook的数据隐私丑闻,已经严重影响到了企业级用户的使用信心。巴特菲尔德,自打当卧底那一天就看出来了,大企业最看重的是什么?安全性。就是护食儿的心态。做不做的出什么革命性的产品,已经不是大公司翘首以盼的目标了,关键是,江山的稳固,各种商业数据,技术机密的安全,可得保护好了。所以Slack自诞生那天起,就非常关注这点。单就信息安全这一个侧面来比划,Facebook自己,已经有点儿不战而败的劲儿了。

再小提一下谷歌,谷歌之前也推出过Slack的竞品Hangouts Chat,对,谷歌也掺和,因为Slack实在是太耀眼了。其实巨头们都在纷纷打造你的竞品,潜台词就是,他们都在默默地为你立了排位,在他们的心里,你能够成为「对手」,就已经很光荣了。但有意思的是,随后的战局就有点儿乱了,谷歌自己这款应用玩儿的没有想象那么顺利,所以谷歌又跟Slack联手干微软,打压微软的Teams。商场就是这样,与你为敌,是因为我自认还有翻盘的机会,与你为伍,是因为我不愿看到,我更恶心的敌人赢的太舒服。

我们都知道,一个好的产品经理,起码要有同理心,始终站在用户的角度去考虑问题,用户会一时兴起干点儿啥,一个不小心犯个啥错误,你最好都给想周全了。比如谷歌,坐那儿想,用户可能会出现什么样儿的输入错误呢。谷歌本尊不是google.com吗?那好,gooogle.com,gogle.com,googlr.com,等等等等,我把其他那些相对高频的错误可能性都想到,还不行吗?就是不怕你会写错,他们准备了很多域名。有意思的是,466453.com也是Google的。因为以前的老款电话机,数字键上有字母嘛。

好了,问题来了,同理心是to c的产品经理需要具备的一个基本素质。但是,to b呢?仅仅有同理心,就够了吗?巴特菲尔德身在雅虎,眼瞅着自己的Flickr被收购之后的种种惨状,完全丧失了先前的创新性,被雅虎蹂躏成了完全两样的产品。所以,卧底归来之后,他痛下决心,自己做的东西,不要再被并购,专心做Slack,初衷是好的,那究竟该如果把它做好呢?

同理心,只能够让你琢磨对方在想什么,但to b的产品,想要做的好,你必须得知道这款产品的整个使用环境,整个生态场是如何构建的,甚至,你最好了解一下,用户公司每一栋大楼里,弥漫出来的某种味道,员工之间的协作氛围,协作流程,协作依存度的高低,甚至,协作结果的考量标准等等细节,这不是你主观仅仅抱有一颗同理心,就可以做到的。你非深入不可,你非卧底不可。正因为他卧过,所以他知道病灶在哪儿,所以,让「办公」更加简洁,更加愉快,是他对产品的最最基本的要求。

企业中,但凡使用过电子邮件的人,都感同身受,连环炮一样的群发,抄送,群发,抄送,杀人不偿命。这不是看着满屏的CC,头疼不头疼的问题,是严重拉低了办公效率的问题。而Slack的终极目标,就是灭掉电子邮件。收购Missions,将日常的任务自动化,无需写代码。收购Astro 爱思丑 这家提高效率的创业公司,是Slack迄今为止的最大收购。在提高办公效率这事儿上,Slack从来都不遗余力。

企业中用于沟通的信息,成千上万,甚至成百万上千万,能够在海量信息中,把对工作有用的信息数据检索出来,才是办公软件的命根子,好,Slack对于「搜索」展开进一步,进两步的优化,你就说你想找什么吧,秒搜。

巴特菲尔德卧底雅虎的时候,深受协作不畅的影响,也细心观察到了很多,让员工突然间就崩溃的那些所谓「堵点」。这些赌点,来自正在使用的软件跟外部软件的「沟通不畅」,换句话说,信息无法顺利互通,文件格式无法顺利兼容,安排的任务,无法在其他平台进入「可操作性」的那一步。总要手工来做一个最后的缝合动作,心太累。

好,Slack增加了action按钮,第三方的开发者也可以使用。你知道这一个简单的举措,对企业级用户意味着什么吗?几乎所有职场人常用的平台,都打通了,Slack真正把自己打造成「工作协同」的枢纽,直接干成北京南站了。南来的,北往的,都愿意打我这儿过路。无死角地对接协同,试问,用户依赖度会不会越来越魔性?

多样性,始终都是大企业的一块心病。自然,硅谷也存在这类问题。Facebook的一名前员工,就在前几天,11月27号,披露了一封2500字的memo,谈到Facebook内部严重的「黑人」问题,在他11月份离职的前一天,他已经把这封信在内部传播开了都。

好,Slack又成了绝对的优胜者。巴特菲尔德卧底三年,看了太多的案例,以及这些案例滋生出来的委屈,抱怨,对抗以及复仇。他可不愿意自己的公司发生这样的事儿。在多样性方面,Slack要比其他硅谷的公司都要更好。要做到这一点,没有切身的体会,没有那种设身处地的「员工」视角,仅仅站在公司领导人的角度,口口声声、大谈特谈什么所谓「多样性」,是注定没有体感温度和,可操作性的。

现在,大语境下,很多很多人,都爱用所谓的「人人体」,人人都是销售,人人都是创业者,在我这儿,人人都应该是卧底。

谁又何尝不是卧底呢?但你有没有卧底的智慧,别人深入内部,能拿到东西,你能拿回来吗?

别人认为这条信息是一个重要情报,你也会这么认为吗?你也能同样看到它背后的价值吗?

曹德旺,咱们都知道,中国实业的骄傲,全世界,跑在大马路上的豪车,跑车,还是日常的私家车,三分之二的玻璃都是他的企业提供的,在当年他还在水表厂工作的时候,偶然一次坐车,听到接待方的司机吴峰说,千万别拿您刚买的拐杖碰了汽车玻璃,好贵好贵,关键是国内还非常难配,就这么一句话,吴锋没在意的随口一句嘱咐,曹德旺就听进耳朵里了,视作珍宝一样的情报,接下来发生的一切,你我都看到了。

卧底的心态,是性价比特别高的一种心态。认为自己是在卧底,一直在卧底,所以在学习的过程当中高度兴奋。你知道做卧底的快感是什么吗?感觉全世界的人都不知道他在干嘛,只有他自己明白,每一天,每一星期,每一年,自己究竟在干什么,肩负多么伟大的使命,所以,目标感特别强,成就感也特别大。

有效输入,说白了就是,「知轻重,知缓急」的能力,知道什么信息的权重大,肯定不可以眉毛胡子一把抓,不能什么信息都揽到自己怀里,都让它们留在记忆里。必须做到,该收容的,迅速收容,该剔除的,果断剔除。

高效输出,说白了就是,「最快速,最简要」地进行「性价比最优」的「复盘重现」。所有的输入,都是在等待终有一日的输出。消化吸收之后的迅速呈现能力,是你我在日常的生活中,需要多加锻炼的。

现如今,「商业间谍机构」的盈利数字,越来越大,间谍业务始终在攀升,发展趋势谁也拉不住。这在向我们宣告着一件什么事儿?

11月24号,英国议会声称,抓住了Facebook的CA丑闻证据,都是「内部保密」的文件。哪儿来的呢?

11月25号,谷歌地图,为了让这款应用的数据更加精准,派人到商场里采集信息,搞笑的是,这个人吧,背着双肩背包,但后头竖着一根儿天线,毕竟要定位嘛,呵呵,好,抓起来,商场的保安把他当卧底了,要么,就是跟他们存在竞争关系的商场派过来的卧底,要么,就是极端恐怖分子乔装打扮的卧底。

还说呢,Facebook的老大,扎克伯格自己的亲妹妹,也就是他们家的老三,竟然也花费了两年多的时间,卧底了一个反女权组织Red Pill,最后还把个中细节,写成了一本书。别说老三了,他家老四,也就是家里最小的妹妹,曾经在谷歌工作,哦,哥哥在FACEBOOK,妹妹在谷歌,请问,她是小扎派过去的卧底吗?当然这是开玩笑了。她当初为谷歌工作,是源自一起收购,而并非他妹妹主动去谷歌求职的。

卧底这个词儿,总是自带几分忍辱负重的悲凉和视死如归的豪情。咱作为普通老百姓,看似跟这个词儿扯不上半毛钱关系,但说真的,卧底的心态一旦形成,你会对很多身边的人事物,都提高好几倍的敏感度,你的吸收力也会随之增强。把别人所不屑的无关变量转化成相关变量,把自以为的相关变量,洗洗眼睛,重新看清楚,哦,原来也不过是个无关变量,这种能力一旦具备,就有如天助了。

要有卧底的心态,更要练就卧底的能力。如果,让你卧底某一个时代,或者卧底某一个机构,某一个行业,甚至某一家公司,仔细想过没有,你最想卧的,是哪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