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行业动态

美军PPBS制度的背后:频频出事的核武器与有限战争理论的发展

来源:互联网添加时间:2020/06/13 点击:

1958 年 2 月 4 日下午,两架 B-47 轰炸机从佛罗里达州的霍姆斯戴德基地起飞,执行一项高强度的训练项目,在这场训练中,这两架B-47需要从南向北贯穿全美,而且还要完成空中加油、高空突防、模拟轰炸等项目,为了更好地模拟实战,美国空军还指派了其他空军单位的战斗机扮演假想敌对这两架B-47轰炸机进行拦截。

冷战期间,轰炸机挂载核弹飞行是非常常见的事情,飞行员们面对这种训练早已司空见惯,因此霍华德.瑞科森(Howard Richardson)机组所驾驶的B-47上,挂载了一枚货真价实的马克 15 型氢弹,这枚氢弹的编号为47782,它的爆炸当量为360万吨TNT,是在长崎爆炸的原子弹威力的180倍,这成为了这起事故的隐患。

2月4日夜间,负责扮演苏联截击机的、从南卡罗来纳州查里斯顿基地起飞的F-86战机开始对这两架B-47展开模拟拦截,然而由于机载雷达的锥形侦测范围太小,这架战机只发现了一架B-47。随后,这架F-86战机的飞行员按照拦截流程,依靠机载雷达飞到了一架B-47轰炸机的6点钟方位上,并试图做出攻击滚筒机动发出警告,结果在做滚筒机动时,撞上了霍华德.瑞科森机组所驾驶的B-47。

自己画的草图:绿圈内的是被发现的B-47,红圈内的是霍华德.瑞科森驾驶的B-47,蓝色为扮演假想敌的F-86

剧烈的撞击,折断了这架F-86战机的左侧机翼,飞行员趁着飞机还未进入剧烈的螺旋状态前,抢先拉下了弹射座椅的操纵杆,启动了紧急弹射跳伞系统。经过了漫长的下降过程后,这名飞行员安全落地并被农户所发现,脱离了危险,但是那架受到撞击的B-47就不像他们这么好运了。

B-47上的霍华德.瑞科森机组发现,他们的B-47右侧发动机处的机翼已经被撞折,好在被撞折的机翼没有分离出去,他们还能勉强控制这架飞机。但是,右侧机翼上的发动机已经起火,他们不仅失去了右侧发动机的动力,还难以让飞机保持配平状态,好在起落架没有受损,可以选择合适的场地进降落。

随后,机长霍华德.瑞科森向地面汇报了自己的情况,请求就近寻找机场进行紧急降落,结果距离最近的空军基地塔台却拒绝了霍华德.瑞科森的紧急降落要求,给出的说法是“跑道状况不佳,强行降落极易造成机毁人亡和氢弹爆炸的灾难性后果。”言外之意就是,他们不敢让这架挂载着氢弹且严重受损的飞机在他们的机场中降落。

得知这个消息后,霍华德.瑞科森万念俱灰,迅速向战略空军司令部汇报了情况,要求后者迅速为其制定应急方案。战略空军司令部也不敢耽怠此事,要求霍华德.瑞科森将氢弹至少扔到海岸线 30 公里以外后才能调回头来找地方降落。如此一来,霍华德.瑞科森机组只好硬着头皮向东飞。

当霍华德.瑞科森机组飞行到萨凡纳(Savannah)东部海岸线20公里外时,他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将那枚氢弹投下了飞机,随后指挥机组人员操作飞机飞向萨凡纳西部的那个曾拒绝他们挂弹降落的军用机场。紧急降落的过程也不太顺利,巨大的空气阻力几乎让那勉强连接在一起的右翼断裂。好在霍华德.瑞科森是个老练的飞行员,他命令副驾驶提前打开了减速伞,才让这架B-47战机安全落地。

然而,在他们想要庆祝自己安全落地时,他们突然想起,那枚被他们投下的氢弹来——当时因为情况紧急,他们没有标记投弹地点。也就是说,这枚氢弹丢失在了萨凡纳海岸线东部20公里外的某片海域中。随后地勤也报告称,这枚氢弹上并未安装引信。确保这枚氢弹不会爆炸后,美军开始组织人力搜索这枚被丢到海里的氢弹。

由于这枚氢弹未被引爆,其内部的钚原料一直保持着低于临界质量的状态,因此无法使用改革计数器 等设备按图索骥,只能组织人力像渔民捕鱼那样在那片海域中搜索。多轮拉网式的搜索结束后,美军认为这枚未被引爆的、没有发生泄露的、沉入海底的氢弹他们再也找不到了。就在这枚氢弹的搜索行动进行到尾声时,不远处的南卡罗来纳州又发生了一起遗失核武器的事故,于是美军又开始组织人员对第二件遗失的核武器展开了搜索,搜索编号为47782的氢弹的行动至此不了了之。

值得注意的是,丢失了核弹后,美国战略空军司令部按照规定,发出了断箭(Broken Arrow)信号。断箭是美军用于评估核事故等级的术语,代表核武发生事故,但不会引发核大战。这已经是比较严重的核事故了,在它等级之上还有核闪(NucFlash,意为核武器可能会引爆,并有可能会引发核大战)和空箭筒 (Empty Quiver,意为核武器遭到盗窃或抢劫)等。几十天内连续发生了两起严重的核事故,严重挑拨着美国高层在冷战时期紧绷着的神经,因此在这段核事故频发的时间里,美国高层的政客中有些理性的人产生了“有限战争”的想法。

“有限战争”理论与艾森豪威尔时代“大规模核报复”理论背道而驰,认为“大规模核报复”除了增加爆发核战争和核灾难的几率外,还会为美国的财政添上沉重的负担。经过计算了效费比后,1961年上任的国防部长麦克纳马拉(Robert Strange McNamara)决定开始削减核预算,并将省下的开支用于发展常规武装力量——不管在核武开发上投入多少预算,都改变不了在核大战中与苏联共赴石器时代的结果,所以不如把经费用到常规武装力量的发展上,这样就可以应对各处的低烈度冲突了。

麦克纳马拉开始运用他的商业天赋,对美军内部进行改革,其改革的重点方向为削减核开支、剔除各军种之间高度重合项目,除此之外还引进了PPBS制度(Planning Programming Budgeting System,计划项目预算制,简单来说就是根据效费比去评判一个项目是否值得去发展)。

在肯尼迪总统的推动下,麦克纳马拉的改革很快就收到了成效,不仅削减了核开支,还推动了通用武器的发展(F-4“鬼怪”、A-7“海盗Ⅱ”等),除此之外,PPBS制度也得到了良好的验证,美军大部分项目都需要通过PPBS标准,像大部分离谱的核武项目,会因为效费比低而无法通过PPBS评估。有人认为,PPBS评估过程本身就是麦克纳马拉削减核预算的手段之一。

后世对麦克纳马拉担任国防部长一事的评价毁誉参半,其中“毁”的是他过于执着于数字以致美国卷入越南战争中,“誉”的是他对美国国防力量的改革和遗留下来的PPBS制度,直至今日美军评估新项目的算法中,都有PPBS的影子。可以说,包括这枚编号为47782的氢弹在内的一系列核事故,造就了“有限战争”理论,继而推动了麦克纳马拉的改革与PPBS制度。

常风行动中的瞬间:越南战争的失败,让麦克纳马拉成为了美国历史上最具争议的国防部长

值得注意的是,这枚编号为47782的氢弹,因丢失地点有一个名为泰比(Tybee)的小岛,因此它被赋予了“泰比炸弹(Tybee Bomb)”的代号,这是美军继小男孩、胖子之后第三个被赋予代号的核弹,至于其他的核弹,则只有那一连串毫无感情的数字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