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行业动态

《诗经》对现代诗文创作,乃至文化发展起到了什么影响?

来源:互联网添加时间:2020/08/02 点击:

《诗经》关注现实,抒发现实生活触发的真情实感,具有强烈深厚的艺术魅力,无论是在形式体裁、语言技巧,还是在艺术形象和表现手法上,都显示出我国最早的诗歌作品的艺术魅力,在中国文学史上具有崇高的地位和深远的影响。

《诗经》中赋、比、兴三种手法往往交相使用,共同创造诗歌艺术形象,抒发诗人情感。赋、比、兴的运用,既是《诗经》艺术特征的重要标志,也开启了我国古代诗歌创作的基本手法。

赋,就是铺陈直叙,即诗人把思想感情及与其有关的事物平铺直叙地表达出来。朱熹《诗集传》日:“赋者,敦也,敖陈其事而直言之也。”在篇幅较长的诗作中,铺陈与排比往往结合在一起使用。铺排就是指一连串内容紧密关联的景观物象、事态现象、人物形象和性格行为按照一定顺序组成一组结构基本相同、语气基本一致的句群。

它既可以淋漓尽致地细腻铺写,又可以一气贯注、加强语势,还可以渲染某种环境、气氛和情绪。赋是最基本的表现手法,赋中比兴,或者起兴后再用赋,如《卫风。氓》:“氓之蚩蚩,抱布贸丝。匪来贸丝,来即我谋。送子涉淇,至于顿丘。匪我愆期,子无良媒。将子无怒,秋以为期。”又如《豳风.七月》叙述农夫在一年十二个月中的劳作、生活,就是用赋。赋在《秦风.无衣》、《魏风●伐檀》等诗中得到广泛使用。

比,就是打比方,是《诗经》最基本的手法之一。朱熹《诗集传》:“比者,以彼物比此物也。”诗人针对本体或情感,借一个事物来做比喻。一般来说,用来作比喻的事物总比被比的事物更加生动具体、鲜明浅近而为人们所知,便于人们联想和想象,更具有形象生动、鲜明突出的特征。《诗经》中比的运用很多,如《卫风,硕人》描绘庄姜之美用了一连串的比喻:“手如柔黄,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揍首蛾眉,巧笑情兮,美目盼兮。”

兴,是触物兴词,或托物起兴,先言他物,然后借以联想,引出诗人所要表达的事物、思想、感情。朱熹《诗集传》:“兴者,先言他物以引起所咏之辞也。”所以,在诗歌的发端,兴往往能激发读者的联想,增强诗歌意蕴,获得形象鲜明、诗意盎然的艺术效果。如《周南,关雎》:“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窃窕淑女,寤寐求之。”

在赋、比、兴三者中,赋是基础。《诗经》中兴的运用比较复杂,有的兴句与下文在内容上的联系并不明显,只在诗歌开头协调音韵,引起下文。《诗经》中更多的兴句,与下文有着委婉隐约的内在联系,或烘托渲染环境气氛,或比附象征中心题旨,构成诗歌艺术境界不可或缺的部分。

比和兴都是以间接的形象表达感情的方式。后世往往比兴合称,用来指《诗经》中把思想感情寄寓于形象之中的创作手法。《诗经》中赋、比、兴手法运用得最为圆熟的作品已达到了情景交融、物我相谐的艺术境界,对后世诗歌意境的创造有直接的启发。如《秦风,蒹葭》:

萘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萘茛凄凄,白露未蹄。所谓伊人,在水之湄。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萘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浅。溯塑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址。

这是一首抒写思慕追求意中人而不得的诗。深秋的早晨,河边芦苇结着白霜,诗人在此时此地徘徊,寻找心中那“伊人”。

伊人仿佛在那流水环绕的洲岛上,诗人上下求素,最终可望而不可即。全诗意境飘逸悠长,情致细腻,那深深的企慕和求之不得的惆怅,扣人心弦。

《诗经》创造了四言诗的优美形式。句式以四言为主,四句独立成章,其间杂有二言至八言不等。二节拍的四言句带有很强的节奏感,是构成《诗经》整齐韵律的基本单位。四言句虽略显短促却节奏鲜明,重章叠句和双声叠韵读来显得回环往复。重章并不是把完全相同的字句再罗列一遍,而是改变或替换一些字词后的复唱。

这又有两种情况,一是字词虽变而意义相同,一是改变字词后使诗章间形成意义上的层递关系,如《周南,苯莒》采用反复咏唱的方式,诗句参差变化,舒卷徐缓。《诗经》大量运用双声叠韵的联绵词和叠字,如“关关”、“窈窕”、“参差”、“踊跃”、“绸缪”、“差池”、“黾勉”、“委蛇”等,增加了诗歌的韵律美,更细腻地传达出诗人曲折细微的情感。如《周南,桃夭》:

桃之天天,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桃之天天,有费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家室。桃之天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诗经》时代,汉语已有丰富的词汇和修辞手段,这为诗人的创作提供了良好的语言文字条件。如《邶风.燕燕》:

燕燕于飞,差池其羽。之子于归,远送于野。瞻望弗及,泣涕如雨。燕燕于飞,颉之颃之。之子于归,远于将之。瞻望弗及,伫立以泣。燕燕于飞,下上其音。之子于归,远送于南。瞻望弗反,实劳我心。仲氏任只,其心塞渊。终温且息,淑慎其身。先君之思,以勖寡人。

该诗成功地措写了周朝社会的一幅幅生活画卷,节奏鲜明,音韵和谐,表现力强,既恰当地表现了所述思想内容,又有自然的音乐美。

《诗经》是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和我国现实主义文学的源头,更是周朝社会生活的一面镜子,也是周朝社会生活的百科全书。《诗经》如实反映了西周初年到春秋中叶约五百年间社会生活的全貌。

周朝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以及世态人情、民风习俗等在《诗经》中都有形象的表现。据《史记,孔子世家》记载:“鲁自大夫以下皆僭离正道。故孔子不仕,退而修诗书礼乐,以诗书礼乐教,弟子盖三干焉,身通六艺者七十二人。”《诗经》成为儒家道德修养的教科书和儒家训练语言才能的范本。

《诗经》作为产生于北方中原文化、我国古典诗歌的一面旗帜,以其鲜明的思想、卓越的艺术成就,成为中国古典诗歌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的两大典范,并直接影响着后世诗人的诗歌创作。

后世诗人或是接受了《诗经》的影响,或接受了《楚辞》的影响,其诗歌创作沿着《诗经》和《楚辞》所开辟的两条道路不断前进发展。我国诗歌史习惯将《诗经》、《楚辞》合称为“诗”、“骚”传统,亦称为“风”、“骚”传统。而“风”诗传统就是世代相传的现实主义精神。

《诗经)是中国古代诗歌的开山之作,也是中国古代文化的重要典籍,对后世诗文创作乃至文化发展有着不可估量的重大影响。